搜索
当前所在位置: 比特币资讯网 > 区块 >

从密码朋克到数字虚拟货币的奇妙故事

发布时间:2022-03-09 20:19 作者:未知 点击: 【 字体:

原标题:《从密码朋克开始的奇妙故事》

出处:阿法兔研究笔记

印刷术的出现,变革了中世纪的社会结构,密码学也会重塑新的社会结构。

——A Cypherpunk's Manifesto

1、30年前的聚会

加州旧金山湾区,有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楼,坐落于US 101附近一个类似商场的商业园区,里面有一家名为Cygnus Solutions 的公司,高高的天花板旁边是用来工作的小隔间,后面的走廊有一间茶水间,里面摆满了各类零食和饮料。Cygnus Solutions公司,是计算机科学家John Gilmor为了让自由软件能得到更好的进步而打造的加盟项目。

John Gilmor照片,来自Wiki

30年前的1992年的某个周六,来上班的人寥寥无几。不过,一个是神秘群体的小范围讨论会议马上在这里开始。

这个会议由Eric Hughes、Timothy C. May和John Gilmor主导,他们邀请了身边不到20个关系最要好的朋友参加。

在初次会议上,John Gilmor幽默地把这个小团体称作密码朋克的内容,并讨论了历史、黑客组织、道德规范、安全提示和活动风险。

早期的学院派青年通过一些恶作剧样式的行为表达我们的情感。在2001年之前的麻省理工学院博物馆中,还有一个MIT特点的黑客厅,里面展示了不少MIT过去的Hacker故事。

1982年,在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的橄榄球比赛中,忽然出现了一个标有MIT的大方球, 麻省理工校友们在在哈佛和耶鲁比赛期间,恶作剧策划者将一个由真空吸尘器电机驱动的小泵移动到比赛场地,偷偷将其掩埋,并将其连接到气球上。

围绕着MIT的Tech Model Railroad Club和MITAI实验室。最早的黑客文化,是要想方法以巧妙的方法解决算法难点,进入禁区,而不会导致任何重大负面事件和损害。

出目前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橄榄球比赛上来自MTI的“搞怪气球”图片出处:MIT

时光第三转回到1992年的加州旧金山,初次密码朋克的会议讨论非常热烈。于是,这次讨论会,渐渐进步成了每月一次的按期聚会。

高手之间的交流常常会对彼此思路产生启发。于是乎,密码朋克们决定构建一个CypherPunk邮件列表,如此一来,湾区以外的其他“密码朋克”也可以一同加入讨论。

通过 The List ,一个可以天天生产50 多条消息的电子邮件发布平台,所有密码朋克名单上的人,可以在我们的 Internet 邮箱中收到邮件,也可以对邮件的内容直接进行回复。

邮件列表好似一个可永不消逝的的对话小组,大伙可一同讨论计划,描绘理想,交换彼此的代码和项目想法。

"In Code We Trust"

就如此,邮件列表渐渐在密码朋克们之间时尚起来,大伙天天都在交换关于密码学的想法、讨论计算机工程、提出一些好的点子,对代码进行测试。自由推荐自己关于数学、密码学和计算机科学乃至哲学的辩论,当然也有建议和看法不同而出现的吵架和辩论,但这并不影响彼此之间对问题的探讨。

当时最新颖的加密办法还是 PGP,由Philip Zimmermann创造,CypherPunk邮件列表就使用了这种办法。

20世纪九十年代以来,来自世界各地的加密朋克们,为了心中的信仰,从未停止过关于解决各类密码学复杂数学问题的尝试。

即使已经过了最鼎盛时期的 1996 年 12 月 1 日到 1999 年 3 月 1 日,密码朋克的邮件列表平均天天都有 30 条消息。

1997 年,邮件列表的订阅者的数目预估已经到了2000人。

1997 年初,Jim Choate 和 Igor Chudov 打造了 Cypherpunks Distributed Remailer,这是一个独立的邮件列表节点互联网,旨在消除集中列表构造中固有些单点问题。

在鼎盛时期,Cypherpunks Distributed Remailer 有七个以上的节点,到 2005 年中,al-qaeda.net 运行了唯一剩下的节点。

“在一个电子化年代,隐私意味着,大家可以拥有,去选择向世界展示我们的力量。”

2、关于密码学的故事

20世纪70年代前,密码学主要用于美国军方,冷战初期,出口管制法规包括密码学,也就说这种一流的技术出口,都需要许可证。

1975 年,31岁的计算机天才Whitfield Diffie ,想出了一个名为“公钥”密码学的新系统,公钥系统以论文发表的形式,将密码学献给了人类。

从非常小的时候,Diffie 就对密码世界充满热情,他的爸爸是历史学家,非常小的时候,Diffie 就开始翻遍了居住城市各个图书馆的所有资料,1960 年代中期,当Diffie 加入MIT计算机Hacker社区后,年幼时期的喜好又涌上心头。

1967 年有一本书叫做《密码破译者》,这本书记录了密码学的历史,Diffie一头钻了进来,就像追寻一个梦一样,走遍各地,寻访有关密码学的信息。

这件事在当时是很难的,由于在那个年代背景下,几乎所有关于现代密码学的东西都是机密的,只有 NSA 和学者才能用。

而后Diffie去往美国东部,在那里他遇见了他将来的老婆,然后他们一块搬回了斯坦福,继续开始了对密码学的探索。1976年,Whitfield Diffie 和斯坦福计算机科学家 Martin Hellman 联手,发表了一篇在世界密码学习历史上具备爆炸性的辉煌论文《密码学的新方向》,携带这门学科走向了更广泛的世界。

《密码学的新方向》

公钥密码学的创造为何这么伟大?

讲解一下:系统中的每一个用户都有两把钥匙——公钥和私钥。公钥可以在不影响安全性的状况下,公布给所有人但私钥就需要保密了不可以让其他人知晓私钥。

举例:假如我想给你发送一封秘密信件,可以用你的公钥对其进行加密,然后将信件发送给你,可以你用我们的私钥对这封信进行解密。

这个原理也可用于身份验证。

加密场景:A用B的公钥加密信息然后发送给B,B拿到密文后用B的私钥解密;

签名场景:A用私钥签名发送给B,B用A的公钥对信息进行验签证明消息源自A;

大多数人觉得,公钥密码学是自文静复兴以来,密码学范围最具革命性的新定义之一。

但这个创造,完全是由对密码学存在着无穷热爱的人,通过我们的探索而来。

到 1975 年底,Diffie 和 Hellman筹备发表论文时,以学术界为中心的密码学浪潮正在掀起,无数新兴的密码学家也像Diffie一样,读过《密码破译者》,被里面的情节和英雄主义所吸引。

更要紧的是,大伙意识到,计算机的广泛用会进一步推进密码学的运用场景。他们意识到计算机的加速用将意味着该范围的增长激增。

而后,密码学家们开始了按期的学术会议,密码学范围的学术团体也渐渐开始创立了我们的刊物。

1977 年,又是在严肃活泼的麻省理工学院,计算机科学家 Rivest、Shamir 和Adleman 提出了一种被叫做 RSA的密码学办法

Rivest、Shamir 和Adleman 

RSA在之前公钥密码学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,也相对灵活,这部分算法最后获得了专利并授权给RSA Data Security公司。在其系统中集成 RSA 软件的顾客包括 Apple、Microsoft、WordPerfect、Novell 和 AT&T.

在密码朋克的心目中,密码学太要紧了,必须要成为所有人都可以用的隐私工具。这是是Hacker内心的英雄主义。

前文提到的PGP的创造者Phil Zimmermann,当时还是一名痴迷于密码学的计算机工程师,当他首次听说公钥加密这个科学的时候,花了不少空闲时间在“用密码学拯救世界”的理想主义工作中。

Phil Zimmermann感觉,为何不可以在个人计算机上用 RSA 算法达成公钥系统呢?

Zimmermann 1977 年开始考虑这个问题,因为Zimmermann不是职业密码学家,直到 1986 年,他才达成了PC端的RSA,并在一年后撰写了一个他称之为 BassOMatic的办法。

1991 年 6 月,经过了不少努力,Zimmermann筹备好发布PGP,尽管有一次,Zimmermann计划向用户收费,但考虑许久,感觉还是要把我们的研究免费奉献给所有人。

不过,Zimmermann为了研究PGP, 并且想把它开源,差点还不上房贷。不过,值得欣慰的是,当第一个版本的PGP发布在因特网上,几个小时之间,遍布海内外的大家都纷纷下载了PGP。

Zimmermann曾感慨地说:“我收到了来自地球上几乎每一个国家的邮件,大伙都非常兴奋。”

不过,RSA母公司RSA Data Security 并不高兴,由于他们感觉Zimmermann轻率地将 RSA 的专利算法纳入了 PGP. Zimmermann对此的讲解是,他并没通过销售 PGP盈利,而是将其作为一种研究项目给公众普及。

大多数人觉得,PGP以开源模式,向公众传播公钥密码学的福音,这是有关RSA进步过程中最棒的事。

2、从密码朋克到数字虚拟货币

故事第三回到密码朋克的世界。

网络是无国界和国际化的,是否会存在一种来自于计算机互联网的原生货币或者数字虚拟货币?可以让所有人都处于公平的角逐环境中。

但在当时,想要数字虚拟货币有一个尚未有人可以破解的技术问题:双花问题。

双花问题

到底啥是双花问题?打个比方,我有一个10元钱的数字意义上的货币,这个数字虚拟货币本质就是硬盘上的一段代码,那样假如我把它复制粘贴,这个10元钱的数字虚拟货币就可以消费两次,这样的情况会致使数字虚拟货币不拥有“单一的属性”。像 PayPal 如此的数字支付公司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?

PayPal 有一个统一的数据库,可以围绕其中的数据进行买卖和账本的计算。一般用户没办法直接访问Paypal的数据库。

假如可以在不依靠受信赖的第三方的状况下解决双花问题,就大概创建一种原生于计算机互联网的数字虚拟货币。早期的密码朋克先驱们,以解决存在的问题为出发点,开始了继续探索的道路。

20世纪80 年代

密码学家David Chaum 被很多人觉得是密码朋克运动之父之一。Chaum就匿名的数字现金和假名系统等主题发表了很多论文,以下是1985年发表的论文《Security without identification:Card Computers to make Big Brother Obsolete》

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的David Chaum ,单枪匹马开创了匿名通信研究范围,独立创造了很多加密协议,包括Group Signatures, Mix Networks, and Blind Signatures等。

Chaumian eCash

1990 年,David Chaum 率先尝试创造数字虚拟货币:DigiCash。

DigiCash致力于应用新兴密码学保护用户隐私,同时解决双花问题。底层算法被叫做 eCash,于 1982 年初次发布,后来被其他密码学家改进。

Chaumian eCash 是数字虚拟货币的重大飞跃。不过, 1998 年, eCash 公司破产了,由于愈加多的用户用信用卡和 PayPal的背景下,尽管这部分支付系统并不可以真的意义上的保护用户隐私,eCash 破产了。

密码朋克们看到了这种失败,并意识到 Chaumian eCash 有另一个以前被低估的弱点:数字虚拟货币不可以依靠于一家公司。假如数字现金想要蓬勃进步,它就需要达成真的的去中心化。

DigiCash 并非创建数字虚拟货币的唯一尝试。密码朋克们发起了很多实验,包括Mojo Nation,ETH

2005 年,Nick Szabo 发布了基于 Hal Finney 和之前不少想法的Bitgold的提案。

密码朋克们感觉,密码学对网络的主权至关要紧。

Diffie-Hellman、RSA 和 PGP 的创造,预示着一般用户可以在数字言论中拥有真的的自由。

伴随时间的推移,Peter Junger等反对美国有关部门所拟定的密码学出口保护条例,并且在法律层面上获得了胜利,Netscape 等公司努力开发 SSL 和 HTTPS,这门学科的商业应用场景愈加广。

密码学主张者们觉得,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区域也需要加密软件。并且,缺少密码技术,会妨碍电商的进步,最后,初代密码学家赢了,而加密技术的出口和传播也渐渐自由化。

最早期的密码朋克们取得了初次是我们的密码战争的胜利。

从布林顿森林体系到中本聪

1944年7月,44个国家在美国东部召开联合国和盟国货币金融会议,讨论战后国际货币应该怎么样安排。布林顿森林体系奠定了以USD-黄金为基础的金兑汇本位规范,以USD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形成。

而后,伴随战后各国经济进步不平衡,与布林顿森林体系的本身规范缺点,包括USD的角色属性问题,与美国当时我们的利益等多重原因的影响下,布林顿森林体系破灭,大家开始探讨,将来国际货币体系可能不是主权货币当道,还存在其他可能性。

2008 年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,一部分专家也对商业银行的信贷体系产生了怀疑。

“或许固守金本位制是注定要被淘汰的”

就在金融危机大爆发的第二年,2009年1月3日的芬兰赫尔辛基,中本聪在一个小型服务器上初次构建、编译了一项开源码,运行了SHA256运算。

2009年3日18点15分,中本聪创建了BTC世界的第一个区块

BTC世界的规则是,所有在比特币系统里的人,都可以通过解数学意义上的谜题,来获得一些BTC。算力越强,某种意义上就可以最快获得BTC奖励。笔者尚且不知晓中本聪和Cypherpunk之间是不是有情感上的联系,他是不是参与过早期Cypherpunk关于密码学热火朝天的讨论。

不过,即使是在2022年的今天,当笔者打开30年前Cypherpunk的讨论列表,还能真切感觉到大伙对科技、密码学和技术深深热爱。

早期的密码学进步和进步,确实有不少用于国防和互联网安全,运用到了不少可以真的造福整个人类的科技场景。

非常大程度上,这和无数痴迷计算机并富于不听话精神的密码朋克的贡献分不开。

在Cypherpunk的世界中,大伙从解决问题出发,致力于对隐私的维护。随着着密码学的进步和准则,这种合作和无私推荐的精神,演变成为了一种坚定的信仰。

今天,Web3定义火热进步的世界里,也有密码朋克觉得,Web3不少场景下的NFT和区块链都是默认公开的,所有权和安全性并可能不是大伙设想的那样,尚且非常难预测到将来会沿着什么样的方向进步。

不过,网络从Web1.0再至今的Web3,富有好奇心的大家没停止探索,继而创造了它们。大家在历史的长河中,可以继续观测,继续猜想,并验证之。相信将来还会发生更多更神奇的事情。

本文向所有致力于密码学和致力于维护互联网安全事业的前辈致敬,你们是真的的英雄。

*感谢身边的Cypherpunk;-)这么久以来一直对笔者提问的耐心回答

参考文献:

1.https://www.wired.com/1993/02/crypto-rebels/

2.https://medium.com/the-capital/a-brief-history-of-the-cypherpunks-31ae447a14f

3.https://reporterwings.com/news/entrepreneurs/what-would-the-cypherpunks-say-about-crypto-today/

4.https://nakamoto.com/the-cypherpunks/

5.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Timothy_C._May、

6.https://www.coindesk.com/markets/2016/04/09/bitcoin-and-the-rise-of-the-cypherpunks/

7.Cypherpunk ideology: objectives, profiles, and influences

8.RPOW - Reusable Proofs of Work

9.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Hacks_at_the_Massachusetts_Institute_of_Technology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比特币资讯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chinafinhr.com//qukuai/861.html

阅读全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