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当前所在位置: 比特币资讯网 > 交易教程 >

深度洞察SBF:价值100亿的传奇买卖员和终极利他主义者

发布时间:2022-05-01 12:38 作者:未知 点击: 【 字体:

山姆·班克曼·弗里德的财富迅速积累来自于他对功利主义的长期信仰。

原题:洞察SBF,终极利他主义者

2018年1月,25岁的萨姆·班克曼·弗里德(Sam bankman fried,SBF)刚刚离开华尔街,在买卖数字货币时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套利机会——因为当地投资者的热情,日本市场BTC的价格比美国市场高出10%。

当时,加密市场的别的人被另一件更惊人的事情去中心化了注意力:韩国的BTC与美国有30%的价差(所谓的“泡菜溢价”),但韩国的限制性货币政策使得韩元非常难兑换成USD。SBF自己也曾想过借助这个机会。他甚至算了一下,造一架坐满了人的飞机,飞到首尔直接购买BTC是不是可行。

在发现日本市场的机会后,SBF决定采取行动。大规模套利相当复杂。SBF和他的朋友在加州伯克利成立了一家名为Alameda research的贸易公司。他们管理一系列中介机构,包含日本农村区域的一些小银行,借助为期一个月的区域溢价进行套利,日收入高达2500万USD。

在描述那些日子时,SBF说:“你可以数,这是我见过的最疯狂的买卖。」

几天前,本杰明华莱士和SBF通过FaceTime聊天。目前是香港时间下午10点。透过SBF高层办公室的窗户,大家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晚。他在那里管理着一个羽翼未丰的加密帝国。

Alameda research的日营业额超越20亿USD,在bitmex买卖竞价推广账户收益榜上排行榜第十。目前SBF将把大多数时间花在其第二项业务FTX上,FTX是一个高买卖量、低成本的衍生品交易网站。Galaxy pgital的开创者Mike Novogratz称之为“最具革新性的交易平台”。

SBF的双眼一直游离在屏幕外。视频结尾不时会有连续的噼啪声。起初,我以为他在回复电子邮件,直到他拿出一枚他一直在纺的FTX周年龄念币和一副他一直在洗的卡片。

他对我说:“我有强迫症。」

SBF身穿灰色连帽衫,头发没照片中那样浓密。他和其他室友合租了一套公寓,去年秋季他为拜登的竞选活动捐了不少钱,这让很多美国政坛察看家感到困惑。依据SBF我们的估计,他的净资产约为100亿USD。

SBF飞速积累财富来自于其功利的世界观。他的爸爸是斯坦福大学的法学教授,具备非常强的公共精神。SBF长期以来一直被本杰明为大部分人提供最大幸福的理想所吸引。

想到工厂化养殖,SBF一生中首次实践了这个理念,成为了一名素食主义者。”一只鸡被折磨6到8周,仅仅被人们花半个小时吃,是没意义的。”。」

后来,SBF偶然发现了有效利他主义运动(effectivealtrusim),并遇见了一个学习给予主义的分支。信条倡导追求有利可图的职业,以便捐赠更多的钱。

为此,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,SBF成为简街资本的证券剖析师,这使他可以向致力于动物福利和AI潜在威胁的组织捐款。

最后,银行家SBF离职了。在为一家名为“有效利他主义中心”的英国慈善机构工作后,他成为了一名全职数字货币投资者。当时,数字货币是华尔街不可防止的话题,华尔街是一个不成熟、效率低下的行业。在Alameda research在日本开始买卖一年后,SBF发现了另一个巨大的机会,并相信这将给这个混乱的市场带来一些纪律。因此,在2018年底,SBF搬到了香港并成立了FTX。

在此之前,SBF的政治参与是有限的。2012年,他在博客上写了一些关于摇摆州选票价值的想法,想法来自内特·西尔弗(一位成功预测了两次选举结果的统计学家);2016年,SBF在宾夕法尼亚州花了一天时间拉票,当他去注册民主党众议院时,SBF期待看到大家的感激之情,事实证明恰恰相反。

SBF回忆道:“这类人的双眼会说‘fxxk you’,那些什么都会说的人基本上会说,‘我讨厌这两个候选人。我讨厌你强迫我做这个选择。我讨厌你强迫我说这类话。我想要回我的隐私。我不想生活在摇摆不定的状况。」

2020年,SBF可以做的不止是参观。经过更多的数学计算后,SBF第三量化了摇摆州投票的价值,并评估了产生影响的效果最好方法。SBF成立了“将来美国”(future forward USA),这是一个与Facebook联合开创者达斯汀•莫斯科维茨(Dustin moskovitz)有联系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。SBF向拜登及其支持团体捐赠了500多万USD,帮拜登在最后一刻发起了一场9位数、11小时的电视广告宣传活动。

这笔钱使SBF在《华尔街日报》支持拜登的CEO名单上排行榜第二。SBF说,让他信服的更多是拜登团队的“整体稳定和决策过程”,而不是具体缘由。

作为最大的贡献者之一并没给SBF带来任何特殊有哪些好处。得益于这笔资金,SBF参加了一个独特的zoom在线活动,20个陌生人一块听演讲,笨拙地试图提问。SBF从未对拜登说过,“我感觉会非常酷。我有不少话要说,不少事情我可以和他谈,但我相信他一点也不在乎。」

在选举之夜,当FTX的预测市场下注超越1亿USD时,SBF和大部分拜登选民一样紧张。当晚,SBF觉得特朗普有30%的机会获胜。在迈阿密戴德郡出人意料地转向特朗普之后,他觉得在他的“意义上”获胜的概率是5比5,但在他的“意义上”99%的人一定特朗普会赢。SBF本身也通过投注FTX获得了“巨额”收益。

SBF觉得自己不会成为政治捐款的常客。大概在2024年它不会向任何政客捐款。”假如有人和他的孪生兄弟(在这个例子中,是两个理性中间派)角逐,他期望最好的兄弟无论怎么样都会赢。当然,这在非常大程度上取决于细节。」

http://www.chinafinhr.com//jiaoyi/1076.html

阅读全文
返回顶部